您当前的位置: 威县新闻网 >>  威县书画

冯英杰焚画- 尧山壁

http://weixian.hebei.com.cn/ 2014-12-15 15:29 威县新闻网

  威县新闻网12月15日讯 1950年是新中国成立后经济恢复的第一年,“要发家,种棉花”,棉区威县一派兴旺。这一年英杰完婚了,家庭美满,春风得意,满眼诗情画意,心里萌生学画的念头。冯英杰有相当的文学修养,又熟知书道,学起来无师自通,两三年便画出了眉目。

  1953年搞公私合营、社会主义改造,商家、业主家底公开,处理家产,其中也有不少名人字画。听说天津也在搞运动,一定可以淘到好东西,他便说服家人,卖了棉花,怀揣200元下了天津。

  南开区有个鬼市,三里长街,一街两厢,座铺地摊,全是处理古玩字画的,堆积如山。他看花了眼,王石谷、方薰、彭扬的山水,任颐、虚谷、罗两峰的花鸟,郑板桥、王士祯、蒲华的竹子,费晓楼、改琦的仕女,邢一峰的猴子,高其佩的钟馗,不计其数。凭他的眼力,都是真迹。有的画面上还落着收藏者的名字,不少是盐商、茶商。这些平日踏破铁鞋无觅处的稀世珍宝,如今都变成了处理品,像菠菜、大葱一样论捆卖。多者廿多元一捆,少者十几元一捆。天津的资本家小业主,被专政吓破了胆,把这些昔日附庸风雅之物当成了累赘,像扔破烂一样,给钱就卖。当时的冯英杰还不大懂政治,只庆幸自己交了好运,捡了便宜,一捆一捆地往旅店里抱。200元花光了,十几捆书画像背柴火一样背回威县家中。

  这些珍宝如果留到今天,可以在威县建一条现代化大街。当时他没有先见之明和足够的胆量,只觉得自己没上过大学堂,古画即是请来一批老师,给他轮流上课。挂上一幅,面对面地揣摩几天,然后动手临摹。临了一幅换一幅,像海绵吸水一样,从中学习,吸收营养。

  转益多师,冯英杰用了几年的工夫,从这些背回来的作品中,学到了不少学问。比如郑板桥将真草隶篆集于一幅,笔法中侧、方圆、曲直、粗细无不完备。用他的字对照他的诗,异曲同工,正是狂放不羁个性的流露。看王石谷的秋山红树,元人笔墨、宋人丘壑、唐人气韵兼收并蓄,学古而不泥古。深湛的笔墨功力和控制青绿、朱膘等重色的技巧,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。

  他看一幅、临一幅、学一幅,学得差不多了再把原件卖掉,又赚一笔钱。但是最后剩下26幅,再也舍不得出手了,留在家中,朝夕为伴,当做私塾老师。

  1966年邢台地震之后,“文化大革命”突如其来,以冯英杰的名声,自然成为威县最大的反动权威和批斗对象。造反派挨门挨户扫“四旧”,古玩字画,线装书籍,红木家具,花瓶瓷器,凡陈旧一点精致一点的,都被拉到街上,或砸或烧。

  冯英杰背过脸去,砸一下他就心惊一下,放一把火他眼热一阵。不由得想起1953年公私合营时去天津鬼市买字画。那一次是革人家的命,事不关己,还幸灾乐祸地去捡便宜。这一次下雨不打伞,淋(轮)到自己头上了,也真正尝到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厉害。他首先想到家里祖父留下的古书和自己那26幅字画,心中害怕起来。

  出身中农,父亲还当过几天旧军阀兵,本来就属于另类,若再从家中搜出“四旧”更要罪加一等,后果不堪设想。尽管他知道那是文学艺术,对社会有益无害,但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。当夜悄悄溜回老家,把父亲和妻子叫到一起,说明利害:把那些古书和字画一把火烧了吧,咱家树大招风,省得让造反派抄出来。父亲点头,妻子把半屋子线装书抱到院里,又从炕洞里掏出来两口袋字画。

  冯英杰颤抖着手,一次又一次划不着火柴,划了五次才点着火。火光下,他的脸抽搐着,他的心也抽搐着,眼角浸出来的泪水,在火光照射下好像是血迹。这些祖父留下的书籍,这些从天津背回来的字画,他一直当做老师看待,想不到今天全毁在自己手里,这不是欺师灭祖吗?

  烧完以后,他像丢了魂儿一样,踉踉跄跄回到文化馆,一头瘫在床上,第二天起不来了,害了一场大病。

关键词:

稿源:威县新闻网
责任编辑:

相关新闻

  领导活动 更多
  本网要闻 更多
  善行河北 更多
 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 更多
主办单位:河北威县宣传部
备案序号:冀ICP备08003586号 技术支持:长城网
最佳使用效果:1027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以上